杯水情深

来源:网络 发表时间:2018-06-24 11:13

周恺最近刚升任了局长,这天临下班前,他给老婆孟丽打了个电话,说晚上有饭局,要陪省里来的客人,会晚点回去。

打完电话,他接着又拨出了一个号码,接通后笑嘻嘻地说:“小蝶,下了班我就去你那里。”

小蝶是周恺最近结识的情人,到了小蝶的住处,小蝶正在做饭,周恺从背后抱住她,问:“给我做什么好吃的?”

“都是你爱吃的。”小蝶说着娇嗔起来,“我对你够好吧,可你一个大局长总不能老让我住这租来的破房吧?”

周恺笑着说:“我心里一直装着这事,一定给你弄一栋大房子。”

菜肴端上桌,果然都是周恺爱吃的,可是他却觉得嚼在嘴里发干,尝不到什么滋味。小蝶给他倒来水,他喝了后食而无味,只好放下筷子。

小蝶问:“怎么了?”

周恺摇摇头,一把抱起小蝶向卧室走去,可就在这时,他突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幻觉:他眼前出现了妻子孟丽的形象,接着,脑海里闪现出女儿那怨恨鄙夷的眼神,周恺的兴致顿时一落千丈:我这是怎么了?他暗自奇怪着,离开了这个扫兴的地方。

走在回家的路上,周恺渐渐平静下来,但心里还是有一种说不出的窝囊,他决心要找茬儿跟孟丽吵一架。

回到家里,孟丽放下手中的杂志,问:“这么早就回来了,吃饭了吗?”

周恺没理会,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茶几,有一杯水放在茶几上,他走过去用手一摸,温热,正适合喝,就拿起来一饮而尽。

周恺每次回家,孟丽都会为他准备一杯温水,结婚多年来已经成为一种习惯。

周恺喝完水,感觉浑身说不出的顺畅,仿佛这杯水把他的无名火浇灭了,他看了妻子一眼,温和地说:“吃过饭了,没想到客人有事要先走,所以回来得早。”

然而,周恺还是无法抗拒小蝶对他的吸引,第二天他就开始为弄一栋藏娇的“金屋”忙乎起来。

正好,这时有一笔巨额公款经过周恺手里,他正在动这个心思,突然感觉心慌得厉害,上次在小蝶家有过的那种奇怪幻觉又出现了:这次,他耳畔仿佛有警笛声响起,眼前出现的是冰冷的手铐……周恺顿时出了一身冷汗,他觉得这是个不祥的预兆,最终还是害怕地缩回了手。

这天下班后,周恺又跑到小蝶那里,可是,幻觉还是没有消失,一到关键时候,妻子和女儿的形象就会在他脑海里出现,弄得他一点兴致也没有了。

这时,小蝶让周恺陪她去购物,“我在伊美商厦看上一条3000多元的裙子,你买给我!”周恺忙不迭地答应着,与小蝶出了门。

走进伊美商厦,周恺突然想去洗手间,小蝶噘着嘴说:“哼,你莫不是想开溜吧?”

“你要是不信,我把钱包给你。”周恺说着掏出钱包。

小蝶笑着接过去,说:“我先替你拿着,一会你到四楼女装区找我。”

周恺在一楼就近找到了洗手间,等他走出洗手间,却发现商厦里一片混乱,听人说,是四楼女装区起火了。

周恺想起小蝶正在那里,心里咯噔一下,这时一楼也已是浓烟滚滚,根本看不清周围的情况,周恺腿一软,险些摔倒,他一时失去了逃生的勇气。

就在这时,那种奇怪的幻觉又出现了:这次,周恺不仅看到了妻子微笑的面庞和关切的目光,还仿佛听到她的轻声叮嘱,让自己鼓起勇气,赶紧逃离险境。周恺顿时觉得浑身有了力量,他站起身来,随着人群找到了安全出口,离开了险境。

大火过后,周恺到处打听小蝶的下落,却一直联系不到她。更让周恺奇怪的是,妻子孟丽也有些异常。他最近经常接到孟丽打来的电话,问他下班后是否回家吃饭。

有一天他临时早回家,孟丽不在,厨房中高压锅里的排骨汤却是热的。这太反常了,难道是孟丽在外面有了相好的?周恺忍受不了,他决定跟踪孟丽弄清真相。

这天周恺把车停在家门口的暗处,孟丽提着保温饭盒走了出来,上了公交车,他赶紧驱车跟在后面,见孟丽在市人民医院下了车,她走进医院,进入一个病房后,门又关上了。

周恺通过门上的小窗往里看:一个人躺在床上,脸上缠满白色的绷带。孟丽打开饭盒给那病人喂食,病人吃了一口,哽咽着说:“大姐,我怎么也想不到世上还有你这样的好人,我们素不相识,你不但在火中救了我,还这样照顾我,我真不知该怎么报答你!”

“小蝶,你可别这么说……”

周恺闻听大惊,妻子这些天照顾的人竟是小蝶!他顿觉脸上发烧,一路烧到脚跟。面对妻子和情人,他无地自容,羞愧得落荒而逃。

原来,那天小蝶在伊美商厦四楼试衣时,商厦突然起火,小蝶慌忙寻找逃生之路,不料脚底绊了一下,倒在地上痛苦地挣扎。

这时,一件湿衣扑灭了她身上的火,紧接着一瓶矿泉水淋在她身上,然后她被人搀起,掩住口鼻低头穿过浓烟,从出口逃了出来。

这个救小蝶的人正是孟丽。那天孟丽也在伊美商厦,想给周恺买一件衣服,她从五楼男装区往下逃时,发现了在火中挣扎的小蝶。昏迷的小蝶被送到医院,由于一时联系不到她的亲人,孟丽就承担起家属的责任。她给周恺打电话,就是为了安排好时间,便于照顾小蝶。

周恺发现真相后,不敢面对小蝶,更没脸面对孟丽,他无法想象,如果妻子知道她在照顾的是破坏自己家庭的第三者,会受到多大的伤害。

周恺开车在外面转悠到深夜,最终鼓起勇气,决定先回家看看。

来到家门前,屋里没有动静,周恺轻轻开了门,听见书房里传来妻子说话的声音,难道家里有客人?周恺轻轻走进房间,只见孟丽坐在他平日常坐的老板桌前,正对着面前的一杯水说话,他侧耳细听,从孟丽说的话里,他了解到一个让他无比震惊和感动的真相。

他每次回家之前,孟丽都会给他倒一杯水,并且还会对着水说一番话。她对水说:希望丈夫为了这个家和女儿,不要在外面拈花惹草;告诫丈夫珍惜来之不易的生活,不要贪污受贿;此外还祝愿他平安健康,逢凶化吉……

开始孟丽这样做是因为寂寞:女儿长大以后,丈夫和她之间的交流越来越少了。后来,孟丽从一本科学画报上看到,日本有位科学家通过多年研究发现,水是有感知的,水能听话,能对不同的声音作出不同的反应。当水听到美好的话语时,通过显微镜呈现的水结晶就是均匀而漂亮的;当水听到辱骂性的话语时,呈现的结晶就是扭曲而丑陋的。

孟丽想起丈夫有回家后喝一杯水的习惯,便突发奇想:何不对着丈夫要喝的水说话呢?相信丈夫长期饮用听过美好祝愿的水,心灵也会变得纯净而美好。她希望这种水能溶入到丈夫的血液里,会成为他的潜意识。

周恺听着妻子对杯子轻声的祝福,终于明白:为什么每次他想与小蝶亲昵,眼前就会出现孟丽的面容;为什么那次向公款伸手时,会传来警笛声令他警醒;为什么那次陷入火灾时,自己会突然鼓起逃生的勇气。

听着听着,周恺心头一热,走进了房间,他愧疚地对妻子说:“我……我想请求你的原谅!”

孟丽动情地说:“其实,我早已知道了,我在小蝶的包里发现了你的皮夹……我这么做,是为了给女儿一个完整的家,也因为我永远忘不了,我们刚认识的那年夏天,我得了传染病,所有人都离开了我,只有你留在我身边,为了照顾我,三天三夜没合眼,每次我口渴时,你都会及时递上一杯甘甜的清水……”

周恺的嘴唇抖动着,想说什么,却最终没有说出口。孟丽拿起水杯,说:“什么都不用说了,回来就好,先喝了这杯水,我去给你弄吃的。”周恺含着泪,接过来一饮而尽……